• <xmp id="4a4iw">
  • <menu id="4a4iw"><tt id="4a4iw"></tt></menu>
    <menu id="4a4iw"></menu>
    <input id="4a4iw"></input>
  • <xmp id="4a4iw"><menu id="4a4iw"></menu>
  • <menu id="4a4iw"><menu id="4a4iw"></menu></menu>
    專題報道
    微頭條
    1928年:蘭溪秋收農民暴動風起云涌


      在蘭溪女埠街道的中共浙西特委紀念館的展柜里,有一把轉輪槍,這是1928年蘭溪秋收農民暴動的武器之一。槍身上的斑駁銹跡,凝聚了一段光輝歷史,述說著一段革命印跡。

      第一次國內革命戰爭失敗以后,在關系黨和革命事業前途和命運的關鍵時刻,中共中央政治局于1927年8月7日在漢口召開緊急會議(史稱“八七會議”),確定了土地革命和武裝斗爭的總方針。

      以革命的武裝反對反革命的武裝。在黨的“八七會議”精神指引下,金華地區蘭溪、永康、武義、宣平、浦江等地在中共浙西特委的領導下相繼舉行農民武裝暴動。

      彼時的浙西地區,山脈綿亙,交通阻滯,地瘠民貧,農村封建勢力強大,農民生活十分艱苦。因此,浙西農民的革命要求強烈,開展工農運動的群眾基礎較好。同時,浙西地區又是浙江軍閥統治比較薄弱的區域,有利于在這個地區發展黨員、建立組織。

      1928年7月1日,中共浙西特委、共青團浙西特委為舉行武裝暴動聯合發布《告工農士兵書》,呼吁“革命的工農士兵及貧民們”積極參加武裝暴動。

      7月中下旬,中共浙西特委書記嚴汝清先后在大慈巖、大塢里主持召開浙西特委和蘭溪縣委聯席會議,研究蘭溪秋收暴動,對暴動計劃、斗爭形式、暴動時間作了周密部署,并成立暴動總指揮部,裘古懷、金振聲分任正副總指揮。會后,嚴汝清親自到蘭溪西鄉、南鄉、城區進行發動和組織工作。

      8月14日下午,西鄉各區農軍800余人,在十石畈集結,裘古懷宣布決定:暴動農軍編為1個大隊3個中隊,由姚鶴庭、徐柏清、李汝賓分任正副大隊長,黃佐華、徐森有等任中隊長,當晚攻打永昌鎮。永昌鎮系蘭溪西鄉之重鎮。國民黨政府在這里設有警察分駐所,駐有警察20余人和省防軍40人。為配合攻打永昌鎮,14日晚上,嚴汝清坐鎮蘭溪城,指揮隊伍策應西鄉起義。敵軍聞風鼠竄到紅店頭村附近山崗上隱蔽,西鄉農軍立刻逼進,但由于農軍的鳥槍硝受潮,武器的威力降低不少,陣地一時攻不下來??紤]到經過一夜奔襲的農軍很疲勞,為此,裘古懷下令撤出陣地。

      8月16日,中共蘭溪縣從善區委獲悉西鄉農軍攻打永昌鎮,即按特委和縣委的部署,組織發動南鄉農民起來響應。下午,江邊村黨支部書記聶新權獲悉馬達鎮警察分駐所一股警察往殿下嚴村一帶“巡查”,迅即向從善區委負責人鄭根土報告,鄭根土當即決定組織力量打警奪槍。當該股警察進入殿下嚴村蓮花殿時,鄭根土、聶新權指揮由黨員和農會骨干組成的30余人的隊伍,對警察實行分割圍攻,當場打傷警察3名,繳獲步槍4支、子彈30余發。此后,農軍隊伍迅速擴大至500余人,先后燒毀土豪劣紳包煥庚等家的房屋、地契、賬冊和全區的地籍冊。

      在攻打永昌鎮后,甘溪區130多名農軍在區委書記朱樹庭和黃佐華的帶領下,扎營于朱家村的幡山廟。8月18日下午2時許,省防軍20余人途經朱家村的小嶺。嚴汝清獲悉后,決定伏擊殲敵。農軍抄小路迅速進入鼓角蹄山制高處埋伏。當敵軍進至楊嶺橋頭時,嚴汝清一聲令下,農軍居高臨下,以火藥炮向敵軍猛烈射擊,敵人見農軍人多勢眾,慌了手腳,急忙沿溪坑向建德縣大洋方向逃竄。農軍追擊二三公里,斃敵1名,傷敵多名,繳獲步槍1支。

      蘭溪秋收農民暴動,震撼了整個浙西地區。省反動當局急調省防軍兩個連到蘭溪“圍剿”農軍。農民暴動盡管在國民黨軍的鎮壓下失敗了,但舉起了武裝反抗國民黨的旗幟,擴大了中國共產黨在人民群眾中的影響,造就了一批黨員和武裝骨干,為后來黨組織的發展和建立紅軍開展武裝斗爭打下了基礎。

      紅色革命遺物,弘揚紅色精神,傳遞紅色基因,凝聚紅色力量,激勵一代又一代人百折不撓,勇毅前行……

    記者 方一凡 丁成/攝


    分享到
    亚洲аv电影天堂网无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