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frames id="39tnj"><address id="39tnj"><nobr id="39tnj"></nobr></address>

    <em id="39tnj"></em><em id="39tnj"><strike id="39tnj"><menuitem id="39tnj"></menuitem></strike></em>
            <em id="39tnj"><span id="39tnj"><th id="39tnj"></th></span></em>

                專題報道
                微頭條
                承包夏日清涼的水索粉


                  當天氣漸熱,當知了聲開始響起,水索粉不約而同地出現在早餐店,晨起一碗水索粉,仿佛才將睡意攆走,至此新的一天才剛剛開啟。

                  而我,對于水索粉的記憶來自于小時候的暑假。每過午后,就開始盼望著傍晚和同村的小伙伴,相約去清澈的小溪里玩耍,洗去夏日的燥熱。歸來,奶奶會準備好一碗水索粉,拌上醬汁,裝在青瓷大碗中,給夏日一天畫上圓滿的句號。

                  涼拌水索粉的前身,是曬得堅硬的水磨粉干。在蘭溪市女埠街道午塘村的粉干加工點,30多攝氏度的高溫下,舒老漢把曬在太陽下、竹竿上的粉干一趟趟地背回來。戴著草帽的他,一臉胡茬,有著黝黑的膚色和壯實的臂膀,笑起來是最樸實的莊稼漢模樣。汗水浸透了衣衫,他時不時用掛在脖子上的毛巾抹去臉上的汗珠。

                  這一趟背的粉干是前兩天制作完成的,大米經過浸泡、磨粉、瀝干、蒸熟、壓條等十多道工序,歷時兩天才能上架晾曬。舒老漢一年到頭都做粉干,一次可以做將近20擔,銷量也不錯。

                  在午塘村,做粉干是傳統,幾乎家家戶戶都會。上世紀八十年代前,午塘村有個集體的午塘粉干廠,生產隊的人都會去粉干廠掙工分,舒老漢也參加過。不過,現在村上有規模的加工點就剩下兩家。


                  到了三伏天,不少人都會胃口不好,一碗涼拌水索粉,就能讓人重新找回神清氣爽之感。從前的水索粉用料極簡,醬湯和剁辣椒,再加上個人喜愛的醬油和醋調味,味道清爽,食欲大開?,F在,水索粉的配料極為豐富,在醬湯和剁辣椒之余,還能隨心搭配黃瓜絲、海帶絲、花生米、豆芽菜、榨菜絲、蘿卜丁、香菜、芹菜等涼拌菜,營造出更加豐富的口感。

                  50歲的丁曉英是做水索粉的老手,對于水索粉,她要求十分精細。水索粉好不好吃,粉干的高品質很重要。丁曉英介紹,粉干要在水燒開后,下鍋煮一分鐘,燜上十分鐘,這樣的粉干才會熟透。燜過的粉干有嚼勁、柔軟。煮熟的粉干過涼水,把白色湯汁洗凈,沖涼后冷透,瀝干,才是水索粉。

                  一碗水索粉加上清脆的黃瓜絲、切絲兒的胡蘿卜、脆香的花生米,再自由搭配上涼拌菜,最后澆上一勺醬汁,有的再加上一勺剁辣椒,拌勻即成美味。

                  蘭城街角的水索粉,是蘭溪人夏天的共同味道。

                記者 沈冰珂 方昊/攝


                分享到
                亚洲аv电影天堂网无码